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一年后的好莱坞从去年索尼影业被“黑”学到了什么

溜溜快讯 2016-2-16 01:03 8人围观 影视娱乐

译者注:一年前,索尼影业因《刺杀金正恩》一片遭受黑客重创,高管的私密邮件泄露,引起好莱坞轩然大波,并进而发展成为一场巨大的危机,网络恐怖主义的危害更是令白宫对此事表态。事发一年后,不管是索尼还是好莱坞,就此学到了什么吗?索尼应对危机的表现以及整个好莱坞经此一役后行动上所做出的改变,看起来都并不令人乐观。本文编译自《好莱坞报道者》,原文标题:Sony Hack: One Year Later, What Studios Can Learn,译者:华谊兄弟研究院(HBresearch)。

一年前,索尼影业经历了一次惨痛无比的巨大危机。公司的计算机系统遭到了一大群外部黑客的攻击,朝鲜及由其政府雇佣的黑客被普遍认为是肇事者——当然,目前这些仍未被证实。

在这次攻击之后,好莱坞学到了什么呢?有一件事情是确定无疑的,好莱坞需要在信息安全方面加强防护。每家制片公司和电视网,以及所有其他的娱乐传媒企业,直接或间接地都已经为此投入了几十万美元,有的甚至达到了上百万美元以加强他们的安全防护。公司们往往引入外部人士来搭建他们安全防护的IT架构——而这正是索尼此前所没能做好的。

没人知道这次攻击事件究竟给索尼造成了多大损失,包括修复基础设施以及应对大量的各种不同的来自雇员的诉讼——员工们最隐私的个人信息在此次攻击中被泄露,内部人士估计此次损失超过1000万美元。

一名女性高管近期告诉记者,这次攻击事件至少引发了一个显著的效果:团结,特别是制片公司女性雇员的团结,这是前所未有的。

性别歧视由来已久:好莱坞女性的待遇仍然比男性差

只有一个人的职业生涯由于遭到黑客攻击真正是完全脱轨了,她就是索尼影业的联席董事长艾米•帕斯卡(Amy Pascal)。在经过了几个星期努力去试图保住职位后,她最终还是被迫辞职了,她也毫不隐讳地承认这是个事实——辞职并不是她自己的选择,尽管索尼给了她一个有史以来最豪华的“金色降落伞”——让她去担任好几部电影的制片人,包括新片《捉鬼敢死队》(Ghostbusters)。

很明显,她的另一位同事,索尼影业首席执行官迈克尔·林顿(Michael Lynton)也应当至少承担与她相同的责任——最后一年的“帕斯卡统治”(Pascal’s regime)失败,毕竟是两位联席CEO共同管理着公司,但林顿却幸免于难。

只因为他是一个男人,而不是一个女人?

帕斯卡并没有通过发送奥巴马总统的有色笑话电邮来帮到自己,虽然曾经这些邮件被泄露出去时,在其他企业的高管之间掀起了一阵波澜,还包括那些在娱乐行业外的。“如果这不是娱乐圈,如果她在我们这里这样对待我们,她24小时内就得走人了。“一位财富500强高管这样告诉某竞争对手公司的CEO,该CEO后来又跟记者提到了此事。

不过,帕斯卡并不是唯一受到“歧视”待遇的女高管。

黑客还“爆料”了她的副手之一——汉娜·明格拉(Hannah Minghella)的薪酬也低于她的男同事,也就是与她共享“首席制片人”职位的男性高管——迈克尔·德卢卡(Michael DeLuca);她也曾明确表示,两名女明星珍妮佛·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和艾米·亚当斯(Amy Adams),在电影《美国骗局》(American Hustle,2013)中的片酬还不如两位男配角布拉德利·库珀(Bradley Cooper)和杰瑞米·雷纳(Jeremy Renner)。大表姐还专门为此写了一篇专栏文章,强烈地抱怨了好莱坞一直存在的薪酬方面的性别歧视。

显然,与其想方设法怎么更好地隐藏这些事实,倒不如一开始就避免它们发生。索尼影业,和其他每一个制片公司,都应该建立其内部监督机制,以确保这样的不平等待遇不再发生。歧视,无论是对女性还是少数族裔,都是一种明显而现实的伤害——然而大部分制片公司都还没有从这次的黑客泄密中吸取教训——好莱坞是时候必须做出行动了。

这是战争:制片公司应当有自己随时待命的危机公关团队

在长期来说,索尼影业遭受此轮黑客攻击的损失可能并不明显,但就短期而言,索尼的处理这次危机的过程看起来真是替他们的智商捉急啊,尤其是明显缺乏公关战的能力。除了在决定以何种方式发行那部被认为是激怒了朝鲜黑客的喜剧《刺杀金正恩》(The Interview,2014)时举棋不定之外,索尼影业CEO林顿在他早期的一些言论里似乎还冲撞了美国政府的一些高级官员——包括总统奥巴马本人。但是,公关专家对这一切的协调在哪里呢?应该与FBI、CIA和白宫进行协调工作的政府的沟通人员又在哪里呢?

假设他们都各尽其责了,怎么还会允许这样重大的失误发生?

绝大部分承担政府PR的机构都做了详细的计划以应对可能的攻击——包括计算机黑客或是其他现实会发生的攻击——所有主要的传媒公司其实也应该这样。如今的媒体已是全球化的商业体制,就像任何在前线会面对来自敌对方的可能攻击的行业一样,传媒企业必须随时应对——显然,索尼并没有准备好。

面对共同利益,和你的竞争对手团结起来

曾几何时,在产业巨头路易斯·梅耶(Louis B. Mayer)、达若·然那克(Darryl F. Zanuck)、杰克·华纳(Jack Warner)等人的运营下,各大制片公司已经各自自成一体。在他们治下的鼎盛时期,明星和导演在长约下被牢牢与这些公司绑定,如果一个演员已经与华纳兄弟合作了电影,那么他们也许很难与米高梅旗下的艺人合作。在那些年,制片公司都像独立的王国,争夺艺人和票房,并且你会发现,如果一家经营得好了,一定意味着另一家为此付出了代价。这些公司都在照着17世纪的经济哲学去经营:市场的盘子就这么大,你得到的多了,其他人肯定就得到的少了。

在大制片制度崩塌后,今天,制片公司与政界、法律界和金融界,以及美国电影协会(MPAA)都存在利益关系(至少理论上是这样)。艺人可以在几个制片公司之间跳槽,公司高层也一样。斯泰西·斯奈德(Stacey Snider)先是在环球工作,后来去了梦工厂,再然后又到了福斯。汤姆·罗斯曼(Tom Rothman)先是在福斯干了一阵,后来又投奔了索尼坐上了第二把交椅。如果现在这种联系着这些高管和员工的关系网还存在,那么我们将很遗憾地看到,其他制片公司的防御系统也不会比索尼好到哪去。

好莱坞高管们对外表达的愤慨和团结一致去哪了?当需要他们共同站出来的时候,包括需要MPAA(美国电影协会)把他们团结到一起的时候,一个个却缺席了。好莱坞的所有高管们都必须紧紧团结在一起并且了解当下世界的乱局以及恐怖主义。

就像那句老话说的:团结则存,分裂则亡。

制片公司们应该更坦诚,秘密迟早会被公开

制片公司一直都热衷于隐藏他们的信息,把所有记者(当然也包括黑客在内的所有人)玩得团团转并且还乐此不彼,而对真实的片酬和预算却讳莫如深。有时公开透露的支出费用也是滑稽得离谱。(比如,最近环球宣布《海岸情深》(By the Sea,2015)仅耗资1000万美元就是一个极端的例子。)

现在他们必须知道的事实是纸是包不住火的,一切早晚都会被公布于众。前段时间,一些被泄露出去的邮件中指明了《007:幽灵党》(Spectre,2015)实际耗资3.5亿美元。这些数字之所以很重要,是因为它们和利润挂钩,反过来,它们还会影响公司的预期收益和股价。其他制片厂也应该学着真诚地对待公众,以此避免被公众知道真相后打脸。

制片公司必须学着信赖,不过对于公众来说,这次黑客攻击事件后最大的教训却是要对制片公司的说辞们多怀疑少相信了。

在好莱坞可没有友谊:不要相信任何人

友谊在好莱坞走不长——这个道理对于我们这些和这个产业打交道数年的人而言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当迈克尔·奥维茨(Michael Ovitz)宣布加入迪士尼,成为了迈克尔·艾斯纳(Michael Eisner)的副手时,声称“艾斯纳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事实上,甚至是最好的朋友“。但当奥维茨从迪士尼离职的时候这段友谊便不复存在了。另一段著名的友谊破裂是艾斯纳和他另外一个副手——杰弗里·卡森伯格(Jeffrey Katzenberg),在后者从迪士尼离开后起诉了老东家,该诉讼案可以说是好莱坞里程碑式的大案子,最终是卡森伯格由此获赔2.8亿美元。

帕斯卡被索尼轻就像扔一件行李一样地给扔下了车,鳄鱼的眼泪都还没来得及流呢。

要不然呢?——这就是生活!高管因为这份百万元薪水而选了这份工作,友谊么当然就得靠边站了。他们的股份之所以高是因为他们身处要职,而那些你出了事了还给你雪中送炭的,才是你真正的朋友。

不过,其实大家都知道,在好莱坞,当麻烦来的时候,“友谊”这个词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